留言反饋 收藏本站 網站地圖
鎮長
  • 主 演 :潘粵明 陳祉希 楊樹泉 王茜華 吳禎 楊涵斌 楊立新 陳征 申軍誼 陳大偉
  • 評 分 :2.0
  • 地 區 :大陸
  • 頻 道 :國產劇
  • 導 演 :范建澮
  • 對 白 :國語
  • 年 代 :2007
磁力下載

鎮長劇情介紹

一輛紅旗轎車行駛在通往楊河溝鎮崎嶇不平的山路上,黃川縣委辦公室副主任戴興想借機過把車癮,沒想到這癮就過大發了。“紅旗”一頭栽進了路邊的水坑,怎么也爬不出來了。遠遠地來了一群孩子,帶頭的孩子是楊立仁,老黃招呼孩子們幫忙推車,少年說給錢就幫忙。好不容易成交了,其中一個女孩又崴了腳。少年提出這是“工傷”,得用車把他們送到鎮上,戴興答應了。老黃這個氣呀:這楊河溝的人真是窮瘋了! 回到縣城的第二天,呂縣長把他找去,讓他談談對楊河溝的印象。戴興著重談了一下楊河溝自從曲鎮長調走,具體工作一直沒人抓的問題。呂縣長很耐心地聽,聽完了也不說話。戴興被縣長看得心里有點兒發毛,突然間就有了一種不祥地預感。果然,沉吟半晌之后,縣長開口了,讓戴興下去鍛煉鍛煉,任楊河溝鎮代理鎮長。 戴興跟好友縣財政局副局長周允明來到黃川縣最大的飯店“紅磨坊”,戴興喝醉了…… “紅磨坊”的女老板單榮的確是把戴興送回了家,但是,是回了她自己的家。當戴興在單榮那張寬大松軟的床上醒來,并且發現自己赤身裸背的時候,著實是吃了一驚。 老黃送戴興來到楊河溝走馬上任,沒有出現預想的夾道歡迎的場面。站在門口迎接他的只有鎮書記馬辛春和幾名鎮干部。新鎮長要來的消息早就傳到了楊河溝,馬辛春用自己的一百五十塊錢墊上安排了一頓接風宴。那個要債的胖子又來了,此人名叫田建三。原是和鎮政府合作在水庫邊上開度假村的老板,后來鎮政府的投資沒到位,度假村也青黃不接地擱在那兒了,等于是楊河溝欠了田建三五十萬。田建三并不客氣,進得屋來邊揀好的往嘴里送,邊向新鎮長大倒苦水,言談間倒象是原來的鎮領導言而無信把他害了,馬辛春的臉色愈發難看了。 飯館的玻璃“啪”地碎了,所有人都嚇了一跳,田建三一口魚刺沒吐干凈卡在了嗓子眼里,再也無法咶噪。馬辛春借著一股悶氣的勁兒躥了出去…… 戴興頭天上任麻煩就來了,學校老師因被拖欠工資罷課了。馬辛春怎么勸說,教師們也不同意恢復正常教學。戴興憋了半天憋出一句話:那我來先代一課吧。戴鎮長代課,學生老師都覺得新鮮,教室外面圍滿了人,有點象是“公開課”的意思,講的是古文<<傷仲永>>。課上成功了,罷課的老師覺得不好意思,戴興借機拍了胸脯:一個月之內解決問題。一場風波總算暫時平息。 戴興上任的頭一個領導班子會議,在劉虎城家的半山坡上開了起來。主管文教衛生的副鎮長楊月華是個清秀、內向的女子,談起工作來卻是有條有理。了解到鎮里的財政情況戴興還是吃了一驚,不僅是欠教師的工資,鎮里的干部也有大半年沒發餉了,所以就連上班都不起勁兒。看來戴興這個代理鎮長要想穩住局面第一件事就是找錢。 大家商量著對策。原來兩年以前鎮里和省城的一家公司簽過板栗代銷合同,對方收了貨卻遲遲不結款,鎮里把對方告上了法庭。判也判了,贏也贏了,但是執行的時候對方卻蹤影全無。按法律規定鎮政府應該在半年內申請強制執行,眼瞅著就要到期了,戴興決定去趟省城。 戴興一行趕到省城,但是執行期已經過了。沒辦法就去找弟弟戴譽介紹的同學省公安局工作的喬娟。電話里聽說他是戴譽的哥哥,喬娟也是不冷不熱,只說你們先等著,這一等就是半天。戴興正焦躁著,卻看見喬娟一襲白裙,娉娉婷婷地走了出來,戴興看得有點發呆。喬娟還是挺幫忙的,總算把法院“強制執行”的手續辦下來了。 鎮里的工作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劉各莊的老太太劉安氏死了。劉安氏膝下的女兒們個個孝順,說什么也要把老娘風風光光地埋了。劉安氏“土葬事件”越鬧越大,縣民政局的來了,全鎮的領導班子和派出所的所有警力都出動了。劉各莊的村民也并不相讓,雙方成了僵持不下的局面。戴興下了汽車就直奔現場,正看見村民們把矛頭都對準了楊月華。他攔住了眾人,只說了一個字:撤。這話讓派出所所長老崔十分不滿:戴鎮長,現在要是撤了,咱鎮政府的臉可就丟光了。戴興嘆了口氣:撤吧,回去再想辦法。于是一干人等有點灰溜溜地撤了。 戴興把請劉家人吃飯的主意對馬辛春說了,馬辛春沒想到戴興居然這么快就“進入狀態”了。戴興又說:聽說劉老太太那幾個女婿都是酒簍子,能不能請書記給我護護航,馬辛春痛快地答應了。 這頓飯在劉虎城出面幫助下吃得還算順利,劉家的人答應把劉安氏火葬。 戴興看著這個貧窮落后的地方,想把度假村修起來,可鎮政府捉襟見肘,沒有錢。一直暗戀戴興的女老板單榮,暗地里幫助戴興“找”來了投資。度假村快開張了,戴興發出了一堆請柬,除了周允明就沒什么人來了。周允明說:就憑你這么個小買賣,像樣的媒體誰會給你宣傳?戴興想起施工的時候曾經挖出過碎陶片,心生一計:我們就說住在這里不但可以過世外桃源的日子,還能尋寶! 戴興的計策果然管用,度假村的生意蒸蒸日上。這天從省里來了一撥兒考古所的人找戴興,說是看了媒體的報道想了解一下楊河溝水庫附近古墓葬的情況。考古所的人在度假村搞了鉆探,居然發現度假村的地下是一大片極有價值的漢代墓葬群。他們已經報請省里成立科考基地,度假村要拆掉,戴興徹底傻了。度假村拆除那天,單榮一個人坐在她的房間里,誰叫也不出來,她怔怔地看著窗外,心里十分不是滋味。 副鎮長楊月華的兒子楊立仁跟妞子兩個人傍晚的時候,結伴兒上山去給劉虎城送吃食,下山淌過那片河灘的時候楊立仁被洪水吞沒了。 戴興的好朋友黃川縣財政局副局長周允明說,這兩天省里撥到財政局一批款子,他準備利用自己的一點權利暫時先挪給楊河溝。戴興召集了全鎮干部的工作會議。這次會議就一項議程,用這筆錢在河灘上修一座橋,全體通過。說動就動,修橋工程轟轟烈烈地開始了。 說偶然呢,偶然之極,說必然呢,也許是倒透了霉該轉運了。在整理那堆落滿灰塵的舊圖書的時候,發現了一張勘測資料的殘頁,看樣子像是礦產資源普查報表。因為那上面有楊河溝字樣,郭老師著急忙慌地拿給戴興看了。總算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證明了只要功夫深,鐵杵磨成針這個道理。戴興打電話給退休的老局長,獲知了一個鼓舞人心的好消息:楊河溝確實有鐵礦,可能是因為當初勘測的時候儲量小就沒有開發。戴興著急問如果真有,我怎么開這個礦呢?老局長說一你得取得國土局的許可證,二你得找到一位具備相當資格和實力的 開發商喬光璽。 喬光璽對黃川鐵礦的事了如指掌。他告訴戴興六十年代自己從地質系畢業之后就分配在黃川縣的地礦局。六十年代的那份資料是通過我國剛發射的衛星,利用搖控勘測技術繪制的。楊河溝處于那條礦脈的邊緣,因為儲量小就一直沒有開發。最后喬光璽笑嘻嘻地做了個總結:我是個商人,商人就要計算成本和利潤的比值。一座小型礦投資也得幾百萬,按照我們的行規,如果產出沒有它的五倍以上就不能算是個買賣。看戴興一臉的失望,喬光璽轉移話題說不管怎么說咱們都是老鄉。 喬光璽來到楊河溝鎮作實地考察,巧遇幾十年沒見的好朋友郭老師,心情格外激動。喬總表示:開礦是利國利民的好事兒,我一定支持到底。 縣城里,喬光璽因為身體疲憊來到單榮的發廊,想洗洗頭休息一下再回省城。發廊里傳來一聲正宗的梆子腔,喬光璽聞聲,頓時興奮起來。喬光璽和單榮在發廊聊了起來…… 經過楊河溝鎮工作的風風雨雨,縣委書記找戴興正式的談話了,說他在底下得到了鍛煉,可以調回縣里了。戴興經過在楊河溝鎮的工作與鎮干部和村民們產生了深厚的感情,強烈要求把鎮里的工作干完后再說。 疲憊的戴興面對工作的壓力和感情的糾葛,有點兒撐不住了。回到了家,慈祥的母親最了解她的兒子,語重心長地說:這為官的,一種像你祖爺爺,高居廟堂之上,先天下之憂,后天下之樂;還有一種,官可以不大,但兩袖清風,一心為民…… 單榮要嫁人了,單榮和戴興在綠綠的田野里又見面了。戴興望著單榮,單榮含淚望著戴興:我要嫁人了……我此時的感覺……天塌了。 一個靜靜的晚上,馬辛春和戴興在鎮政府聊了起來。真是一個徹夜不眠的夜晚啊…… 馬辛春為了鎮里的工作積勞成疾,終于倒在了工作崗位上。戴興止不住的淚水淌了下來,聲音哽咽地說:馬書記,您幫我寫的材料還沒完成,您就走了…… 法院執行官來到了鎮政府,要將戴興帶走,眾人強行阻攔。戴興苦口婆心讓大家閃開,這樣做是違法的。戴興在眾人地簇擁下走了…… 楊河溝鎮經過戴興和鎮政府干部的努力,大橋建成了、礦開了……戴興完成了代理鎮長的工作,調回縣城任縣委常委副縣長

《鎮長》下載地址:http://www.rwfzyn.tw/dalu/74476/。
猜你喜歡
每個人的觀點都是一種思考網友評論

我也來說說:

還沒有評論,快來搶沙發吧!

友情提示:請勿長時間觀看影視,注意保護視力并預防近視,合理安排時間,享受健康生活。E-mail:[email protected]

免責聲明:本站所有內容來源于互聯網相關站點搜索的資源,本站只提供web頁面信息,下載鏈接為自動生成的偽鏈接。

彩票app系统